首页>人物风采 > 正文

人物风采

归国育桃李,情驻南科大 ——专访机械系讲座教授吴勇波

      吴勇波,教授,2016年8月加盟南方科技大学的国际知名精密加工领域专家。曾担任日本秋田県立大学(APU)机械智能系统工程系教授,先进加工技术研究室(ATM Lab)主任。他首先提出多场(声场:超声,磁场:磁流变,电场:等离子放电/电致塑性/微波,光场:激光/紫外线,化学场:固相反应)辅助精密加工这一先进概念并在此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前瞻性的原创性研究,被公认为这一领域的权威专家,发表论文两百余篇,其中大多数被SCI,EI检索。还申请了日本专利16项(其中获得授权七项),受邀在学术研讨会作主题报告近30次。  

初印象:九山一水静治学,学子朝气沁人心

      说到吴勇波教授与南科大的结缘,那不得不提起南科大积极邀请国际知名教授前来讲学,交流学术的优良传统。南科大自成立之初就十分注重对学子国际视野的培养和塑造,总是积极定期邀请国内外知名学者来校交流访问,让南科大学子更多地接触国际最前沿的学术研究理论和成果。吴勇波在任教于南科大之前,就曾受邀到南科大作学术报告。已经在国际上颇有名气,见多识广的他在到访南科大时,南科大的“颜值”仍让他眼前一亮。“南科大的校园环境可以说是相当的好”,在他看来,南科大不像大多数大学那样,以定式建筑居多,给人一种略微沉闷感觉。南科大校园的特色布局:九山一水,建筑物散落至山水之间,清新雅静,他很喜欢,“学校的规划建设十分合理,这样的一个环境非常适合静下心来做科研”。 此外,令他赞不绝口的还有南科大学子,“走在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都朝气蓬勃,看到他们,就觉得自己充满了能量。”

长发展: 心之所想,行之所向

      在深入了解南科大的办学理念和管理体制后,他萌生了加盟南科大的想法。他表示,学校的管理体制是他选择回国继续钻研科学,教书育人的主要原因。"我非常赞同南科大建校理念”,在他看来,大学不应该是政府管理的,行政管理的机构,过多的行政束缚会让大学失去应有的学术活力。而南科大的管理体制独树一帜:理事会治理,教授治校,学术自治,以教学,科研为出发点,行政服务于教学,是理想的大学应有的样子。“这是我选择南科大的主要原因,我想也是已经到位和即将到位教授们选择南科大的原因。”
      吴勇波教授已经在日本学习工作生活了二十六年多,对日本的高等教育模式非常熟悉。通常情况下,日本高校人才选拔制度允许每个学生有三次以上的机会。日本高考包括大学入学考试中心组织的全国考试和大学自主组织的个别学力检查两部分,二者成绩按照不同比重计入总分,而大学自主组织的考试根据公私立大学的不同有两次或者以上的机会。一定程度上说,日本高考既保证了全国要求的统一性,也维护了大学招生的自主性。“日本大学录取考生也是把综合分作为主要依据,和南科大很像。” 他也对南科大631录取模式表示了高度评价,“这打破中国传统的‘一考定终生’的局面,给祖国的未来提供了更多机会。”他接着从南科大招生体制,学生培养体制,行政管理模式总结,认为南科大是中国与国际先进办学模式最接轨的一所大学,吸引众多著名海外人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本来可以在日本过着非常安定的生活,但是高速发展的祖国,扎根于祖国发展龙头深圳的南科大还是让我有了回来的冲动。”说到这些,他微微一笑,声音有些激动。
 
 

 精培养:学习应主动,做事需踏实

   “首先,我对敢于选择南科大的学生非常钦佩,南科大这么年轻,选择南科大需要有远见,勇于冒险的精神。”说起南科大的学子,吴勇波教授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表示,虽然他刚到南科大,但同事们跟他分享了很多南科大学子的可爱事迹,这让他对即将教授的南科大学子有了更多的期待。比如机械与能源工程系讲座教授融亦鸣就曾跟他分享一个小故事。当时融亦鸣还未到任,脚跟还没站稳,就有大一学生发邮件给他,跟他说组建了一个车队,想做赛车方面的研究,想学习赛车的原理知识。“南科大能有这样的学生让我十分期待”,关于对学生的培养,他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他看来,南科大里这样有主动意识的学生,说明整个学校的学习钻研的风气已经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做学问就是需要这样主动的精神,主动发现问题,主动请教,主动提问,主动跟老师交流,跟同系的跨系的同学请教和交流,才能攀登科学和真理的高峰。
      此外,吴
教授也主张老师们要培养学生做任何事都踏实认真的习惯。“我希望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脚踏实地,不浮躁,不管做任何事都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在他看来,教会学生科学知识,教会学生做实验,哪个大学都可以做到,但是要培养学生做任何事都秉持认真的态度却是不易的。人有五官,要学好学透一个东西,那就要五官都要勤快起来,时刻琢磨问题。他非常赞同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一句至理名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他介绍道,日本优秀的学生大一大二就可以进入实验室,到了大三,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会进入实验室做科研。“我希望把国外这些好的制度带过来,把他们兢兢业业的做科研的作风带过来。”在他的观察中,他认为,中国学生很聪明,可是大部分学生还比较缺乏沉下心来,安静认真去做事的态度。他坦言,他在读博士的时候也经常烦恼,因为实验结果常常没有像预期的那样顺利地出来,最常见的情况是做实验得到一百个数据,有十个能用就算很不错了,“所以做学问一定要有耐心,做好反复实验心理准备,科学不可能一蹴而就。”
 
 
   
      在采访的最后,吴勇波
教授再次表达了对南科大发展的信心。他表示,港科大的历史很短,现在已经在国际上颇有知名度了,这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好学校有三个方面很重要,高水平的教授,专业和敬业的行政团队,优秀的学生,三者缺一不可。南科大如今已经在这三方面有很好的基础,具备了比较好的条件,未来一定会取得更大的发展!”



供稿:新闻社
文字:蔡源稻
摄影:梁雪桂